用车技巧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和记娱乐主页 > 用车技巧 >

《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

来自:未知   发布者:www.dingbang24.com   发表于:2019-05-23 15:25   点击:

  “对于那些挪用押金且资金见底的企业,6个月内如果不能把押金还到押金专户上,将是,一但爆雷,或将引发用户抢退押金风潮,这些企业就会加速倒闭。”一名共享行业资深分析人士表示,因为是鼓励不金,所以这个管理办法发布后视觉效果很强,消费者都比较关注,就要看导向如何。

  近日,交通运输部、人民银行、国家发展委、、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6部门联合印发了《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交运规〔2019〕5号,以下简称“《办法》”)。

  《办法》共5章27条。针对用户资金收取,《办法》提出,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应当为用户提供运营企业专用存款账户和用户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两种存管方式,供用户选择。同时,为减少个人资金损失,对用户的押金和预付资金收取了限额。

  其中,第26条:“本办法自2019年6月1日起施行。本办法发布之日前收取的用户资金,应当在2019年11月30日前按照本办法存管。”

  对此,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主任纪雪洪认为,《办法》既切实了用户的利益,同时又能促进行业的良性发展、约束企业规范经营,社会稳定。《办法》颁发后,也会加速一些不正规经营的共享出行公司淘汰出局。

  GoFun出行CEO谭奕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办法》有利于行业的公平竞争,也不是一刀切的原则,对共享汽车的行业发展以及正规运营的共享汽车企业来说是好事。”

  近年来,网络预约出租汽车、汽车分时租赁(俗称“共享汽车”)和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俗称“共享单车”)等交通运输新业态在我国兴起并快速发展,为社会提供了多层次、多样化的出行服务,改善了乘客出行体验,在促进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换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同时,也存在运营企业责任意识不强、用户资金管理要求未能落实等问题,用户资金安全风险凸显,损害了用户权益。

  2017年,因其投资公司资金链断裂挪用用户押金,注册用户15万人,收取了超过3000万元押金的町町单车破产,创始人丁伟在所待了4个月,剩余1万多名用户的押金无法退还。随后,涉及数亿元押金的酷骑单车倒闭无法退还押金。2018年12月,ofo位于中关村的总部排起近百米的退押金用户队伍。中消协调查显示,目前已经有34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

  分时租赁汽车方面,2017年10月,EZZY停止运营,2018年9月起,途歌多地分公司撤退关停,随后陆续被曝出退押金难。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途歌在全国现有的注册用户数量已达300万人,按照每人1500元押金计算,途歌收取的押金总数高达45亿元。今年2月,大道用车也被曝出青岛分公司人去楼空,共享汽车领域最早与芝麻信用合作实现免押金的盼达用车也于近日被用户发帖称退押金困难。

  “共享经济、共享汽车已进入寒冬是不争的事实。”上述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经济下行,资本市场对共享经济、共享汽车领域持谨慎态度,共享汽车、分时租赁汽车已经不再是资本追逐的市场,因为难以盈利,在融不到资金的情况下,一些企业就会出现运营困难并挪用用户押金。

  为促进交通运输新业态健康发展,加强用户押金和预付资金管理,用户权益,近日,交通运输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6部门联合印发了《办法》。

  《办法》共5章27条,对用户资金收取、开立专用存款账户存管,以及建立联合工作机制强化监管等方面做出了具体。

  对用户资金收取,《办法》提出,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应当为用户提供运营企业专用存款账户和用户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两种存管方式,供用户选择。

  《办法》,汽车分时租赁、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单份押金金额,分别不得超过运营企业投入运营车辆平均单车成本价格的2%、10%。汽车分时租赁、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用户押金最长退款周期,分别不应超过15个工作日、2个工作日。

  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用户单个账号内的预付资金额度不得超过100元;其他交通运输新业态个人用户单个账号内的预付资金额度不得超过8000元,单位用户单个账号内的预付资金额度不得超过3万元。

  运营企业应当建立用户预付资金备付金制度,备付金不得低于用户预付资金余额的40%。存管银行应当根据用户预付资金备付金比例为运营企业办理相应资金的转出。

  《办法》明确了属地交通运输新业态行政主管部门、中国人民银行分支机构等相关部门和单位的职责分工,要求建立联合工作机制,切实保障用户资金安全。

  《办法》将于6月1日起施行,对存量用户资金纳入管理设立了6个月的过渡期。《办法》发布前运营企业收取的用户资金,应当在11月30日前按照本《办法》存管。

  “《办法》的核心还是在专款专户上,本来大家基本上都是亏损,在有这个《办法》之前,押金的使用就处在灰色地带,运营困难的企业会挪用押金以维持运营,有些企业甚至直接拿用户押金去买车、去投融资,虽然不合理,但法无定可为。现在国家,要是再这么干就是违法了。”上述分析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他同时表示,《办法》出台后,对于之前用这些钱的企业肯定会有影响。“但既然已经用了,估计也就用得差不多了,可能是个。”

  汽车共享始于1948年出现在苏黎世的名为Sege的汽车共享项目,国内分时租赁始于2012年前后,但线日,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分时租赁发展。该意见首次明确和认可了分时租赁的地位,分时租赁汽车业务继续蓬勃发展。

  根据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公布的数据,投融资方面,2013年到2019年2月,国内公开披露的投融资事件共计43起,累计融资规模超过24亿元。其中,2017年是分时租赁融资活动最为活跃的一年,发生融资事件22起,融资金额超过14亿元。

  佐思产研统计,到2018年底,国内分时租赁车队规模已达到20万~25万台。其中95%以上为新能源汽车。

  但2018年行业却迎来拐点,融资事件和融资规模呈现快速下降,特别是下半年资本市场进入寒冬后,分时租赁领域仅发生了一起融资事件,融资活动明显减少。直至2019年才有新的融资事件披露,2月立刻出行宣布完成千万美元级别B+轮融资。

  2018年分时租赁市场融资活动减少,或与资本市场融资阶段性触底、分时租赁企业经营问题集中爆发以及商业模式尚在探索期等有直接关系。

  “除了资本的逃离,分时租赁汽车绝大多数是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导致购车成本上升是分时租赁行业遇冷的一大因素。”欧拉出行CTO表示,相对于互联网分时租赁企业,车企在做分时租赁、共享汽车方面较为稳定,因为车辆都是车企自产,发展共享汽车也可以帮助车企自销库存、应对双积分。

  但他同时也指出,目前共享汽车平均每天只有四五单,而最大的成本则是人力、地勤,且新能源汽车的生命周期仅有四五年,对于分时租赁互联网企业而言,几乎不可能盈利,分时租赁的模式现在还处于探索阶段。目前,欧拉车享已经暂停了在的试运营,“APP上不能再交押金,我们也正在退用户押金”。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开始,天津sharenGo(小灵狗)、友友用车、EZZY、途宽易租车、麻瓜出行、巴歌出行、中冠共享出行、佰壹出行、美团租车、途歌等10余家分时租赁企业的业务已经停止运营,而其背后是大量用户押金无法退还。

  上述分析人士认为,分时租赁市场已经彻底进入寒冬,不管是资本、车企还是消费者都对其持谨慎态度,在大量的分时租赁企业倒闭、押金难退的情况下,用户会更加关注这些企业的动向,而一旦爆雷,或者导向不明,可能就会导致大规模的用户抢退,这也会进一步加剧运营状况不好、不规范运营企业的倒闭。

  安永中国合伙人叶亮向记者表示:“《办法》虽然有可能加速一些企业的淘汰,但我也不认为会带来阵痛,因为受影响对大的是过去行为不规范的企业,这些企业何方都无所谓,毕竟这个准则出来后影响的不是规范操作的企业。”

  他认为,《办法》会杜绝现在的不公平竞争,引导行业良性竞争和加速淘汰,其方向性、引导性、性意义要远大于对行业规范的意义。重要的是,它是防范重大的金融风险,防止一地鸡毛的事情再发生,总体是向市场健康有序发展。

  纪雪洪表示,《办法》杜绝了一些企业拿着用户的押金去钱生钱、利滚利的行为,对行业有促进作用。但互联网变化太快了,政策需要不断更新、不断完善,以避免出现市场监管漏洞。

汽车知识

手机:13708367866
联系人:何经理
传真:028-62871608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区孵化园科技大厦D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