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文化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和记娱乐主页 > 新闻动态 > 汽车文化 >

从日本“胜利大逃亡”的戈恩现在可以地讲他的

来自:未知   发布者:www.dingbang24.com   发表于:2020-07-13 19:34   点击:

  如无意外,当地时间8日下午3时,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将会现身一场新闻发布会,这是他去年12月29日从日本“胜利大逃亡”后首次公开露面。这场被戏称为“胡迪尼式”的离奇脱逃至今留下诸多谜团,包括怎么逃、为何逃,随着本尊即将登场,屏息等待谜底的揭开。

  “越狱”堪比一部好莱坞,坊间流传着各种“神情节”:戈恩以开圣诞派对邀请乐队助兴为掩护,藏身乐器箱中被人运出;戈恩藏身超大型行李箱以逃避X光安检;戈恩妻子拟定出逃计划,利用人脉帮丈夫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转机;土耳其一家公司出动私人飞机“助逃”;连美国前陆军特种兵也来“客串”协助戈恩“跑”……

  对于上述部分说法,戈恩2日经由律师发表声明,否认家人参与,自称是独自筹划出逃。戈恩妻子也否认藏身乐器箱潜逃。

  《华尔街日报》6日报道,大约10至15名拥有不同国籍的人参与这次逃亡行动。该团队曾20多次到日本踩点,至少预先查看了10座机场,最终选定安检薄弱的大阪关西机场。据称,关西机场对私人飞机乘客的行李安检比较宽松,因为此类乘客被视为风险较低的人群。

  透社此前报道,戈恩3个月前就开始筹备出逃计划。其援引日本共同社的报道称,戈恩女儿两三个月前在东京对一位友人说了一句很微妙的话,“父亲即将成为人”。而戈恩出逃时间与他女儿同友人交谈的时间基本吻合。

  日本7日披露了最新调查结果,戈恩在日本的逃亡线日报道,根据显示,戈恩于2019年12月29日下午2时30分左右离开东京寓所,前往某酒店与2名男子汇合。一行人从品川站搭乘东海道新干线,在新大阪站下车。晚上7时半左右,他们离开新大阪站,乘坐出租车前往关西机场附近的酒店。晚上10时左右,这2名男子走出酒店,但没有戈恩的身影。当时,两人在搬运两个大箱子,戈恩或藏身其中之一。当晚11时10分,可能载有戈恩的私人飞机从关西机场起飞,取道土耳其于次日入境黎巴嫩。

  日本援引调查人员的说法称,戈恩出逃时很可能藏在用来装音响设备的黑箱子里,黑箱子的棱角处装有金属加固部件,箱子底部还留有透气孔,以方便呼吸。

  虽然戈恩在东京的住所受到严密,被断网断通讯,但据《纽约时报》此前报道,戈恩并非不能走出东京住所,事实上,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自己的律师办公室,那是唯一允许他使用互联网的地方。在获得的几个月里,他每天都往返于住所与律师办公室,与律师见面,为庭审做准备。还有外媒报道,在期间,戈恩没有佩戴电子设施,同时还获准保留法国护照——戈恩兼有巴西、法国、黎巴嫩三重国籍,有三国护照,但后护照被,这都为顺利出逃帮了大忙。

  戈恩已给出一些说法。他在抵达黎巴嫩后发表声明称,出逃是为了“不会再被人为的日本司法系统所挟持”。

  由于受到瞒报巨额收入、向日产个人投资损失等4项,戈恩2018年11月19日,日本法院原定今年4月戈恩。去年4月戈恩获准,但不得离开日本。

  对于戈恩为何要冒着巨大风险逃离日本,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陈友骏认为,这反映出他对日本司法体系的不满,同时对未来审判的悲观预期,担心会面临,从而在日本陷入,无法。所以,他宁可选择铤而走险,远走高飞,以逃避审判。预计戈恩在新闻发布会上会围绕两点陈述,一是为自己,解释为何逃亡;二是日方,包括、受到不对待等等。

  除了如何出逃、为何出逃两个看点外,陈友骏认为8日可能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还有一个看点,就是戈恩接下来有何打算。面对自己卷入的案子,他准备如何应对。是回到日本接受审判,还是在第三国,在个人得到充分的前提下,与日方打一场公平的官司?

  顶着全球最大汽车联盟(日产-雷诺-三菱)董事长的,戈恩是如何从叱咤商界的“汽车教父”,沦为“”,直至“逃亡者”?一切还要从戈恩与老东家日产之间的恩怨说起。

  1999年,戈恩临危受命出任日产CEO。当时,他接手的是一个连续7年亏损、市场份额只有4.9%、负债2.1万亿日元的烂摊子。

  有着“成本杀手”绰号的戈恩以铁腕重组日产:关厂、裁员、大砍供应商……仅两年时间,日产就满血复活,扭亏为盈,并在6年后跃居日本汽车产业第二。戈恩被视为日产的大英雄,当年他的头像在日本还被印在便当盒上。

  戈恩的事业之也顺风顺水:2005年成为日产-雷诺联盟董事长;2016年推动日产收购三菱汽车34%控股权;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成立后又担任联盟董事长。到2017年,日产-雷诺-三菱联盟销量超过丰田、大众,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

  据《纽约时报》称,戈恩希望促成日产-雷诺的深度联盟,但日产内部却有其他想法,认为让雷诺使用日产的技术、研发力量和品牌影响力不公平。日产觉得,经营才是发展根本。

  双方矛盾之深、积怨之久在一个细节上就可窥见。在戈恩的第二天,日产就开新闻发布会历数戈恩,批其瞒报收入、独断、挪用搞私人投资。在日产眼中,当年的“功臣”在执掌日产20年来已越来越行为不检。日经新闻更是以“变节者”形容戈恩。戈恩潜逃后,日本还痛骂戈恩是“懦夫”。

  对于日方的,戈恩既不认账,也不买账。后,在首次接受采访时,戈恩坚称清白,一些日产高级管理人员反对他推动日产与雷诺深度融合,继而设计将他“抛弃”。

  分析人士指出,戈恩从到出逃,表面看来是企业管理者与老东家、外籍人士与日本司法制度之间的纠纷,背后其实是日本与法国争夺汽车产业主导权的暗战。

  日产与法国雷诺1999年结成联盟。雷诺现在持有日产43.4%的股份且有投票权,日产在雷诺持股15%但没有投票权。法国持有雷诺15%的股份,并拥有30%的投票权。

  法国总统马克龙2015年任经济部长,主导推动法国增持雷诺股份,以加大对日产经营的影响力。为确保日产经营的权,日产、雷诺、法国2015年达成协议,约定法方不会不当干预日产经营。一旦雷诺不当介入,日产有权增持雷诺股份。《华尔街日报》披露,日产内部一些人士担心这家日本企业会落入法国的控制之中。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陈子雷指出,戈恩的命运需要放在日法两国在汽车行业争夺商业利益、经营主导权的大背景下去观察。因为日产汽车竞争力超过雷诺,故日产对深度融合有两大担忧:一是担心被雷诺拖累,背上财务负担。外加欧洲严厉的劳工法、强大的工会,会增加企业生产成本。二是担心企业的经营主导权。日产的法方持股比例很高,所以日方对深度融合态度不积极,日法矛盾也越来越尖锐。

  此外,陈子雷还表示,戈恩与日产的冲突也反映了他与日本传统文化的摩擦。他接手日产的时候,正值日本国内经济低迷、处于结构之际,戈恩对日本企业经营国际化,改变传统经营模式带来了性变化,但是他一手主导的大重组也给日本社会形成较大冲击。日产脱困并正常轨道后,戈恩的管理风格与日本传统文化的冲突也越发明显。

  第一,双方对未来日产的利益分配、归属产生矛盾。双方都希望核心管理人员由本国派遣、任命。所以,戈恩被裁撤后,日法陷入对戈恩继任者的激烈争夺,互不让步。因为戈恩在日产担任董事长时,其行和决定权都很大,在决定企业发展与投资方向问题上具有较强影响力。此外,日本对企业知识产权看得比较重,担心合并后技术、资本外流,所以希望在决定人的议题上发挥主导作用。

  第二,在汽车产业发展大方向上的分歧。汽车产业的变革已不单单限于发动机升级换代,或汽车性能改进,而是涉及深层次的:汽车能源,这对汽车产业或企业战略转型将产生根本性影响。日法主要投资方在对日产未来发展方向上存在意见分歧,由此成为事件主要导火索。

  日本仍在穷追不舍。日本6日举行戈恩潜逃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日方说,可能向黎巴嫩方面提出引渡戈恩的请求。日方同时还表示要对戈恩提起刑事诉讼。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说,戈恩试图逃避审判法的,已构成非法离境罪。

  黎巴嫩尚未最终回应。不过,认为,因为日本与黎巴嫩之间没有引渡协议,黎巴嫩不太会把戈恩交给日本。黎巴嫩内政部长马奇诺克已经强硬:“一只黎巴嫩凤凰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

  另据福克斯新闻报道,黎巴嫩法律,若在海外犯的在黎巴嫩也被视为犯罪,那么就能被起诉。但目前尚不清楚黎巴嫩或日本会否同意采取这种法律途径,如果适用于戈恩的话。

  黎巴嫩律师也在追究戈恩的“前科”。两名黎巴嫩律师2日向贝鲁特公共检察公室戈恩,称其先前访问“敌国”以色列违反黎巴嫩法律。戈恩2008年访问以色列发布日产电动车,当时会晤以色列总理和总统。从技术层面说,黎巴嫩和以色列仍处于战争状态。两名律师称,戈恩应该被送上军事法庭,并最高获刑15年。

  戈恩的最终命运会如何?这出“逃亡剧”的下一怎么演?在陈友骏看来,戈恩现在最优先的考虑是确保个人,所以短期内留在黎巴嫩的可能性较高。随着事态后续发展,戈恩与日方或将曝出更多不为所知的猛料,这幕大剧可能会变得越来越精彩。

新闻动态

手机:13708367866
联系人:何经理
传真:028-62871608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区孵化园科技大厦D栋